雪穎vyvy

因热爱而创作,要铭记初心哦❤️

现代向:胤禛若曦┃殷正张晓

番外一、

*假如张晓去故宫做义工导游


“金伯伯,您好,我是张晓。”张晓推开故宫博物馆办公室的门,礼貌地向金伟问好。


“哟,晓晓来了。过来喝杯茶吧,真的太谢谢你了,百忙之中能抽空帮忙带学生们游览故宫。”金伟招呼着张晓道。


“伯伯别客气。我要谢谢您给机会我历练历练才是。再说您和我外公都是同学,我当然要来帮忙了。”


自从四年前从车祸中醒来后,张晓也分不清她在大清作为马尔泰若曦的生活究竟是她的臆想还是真实发生的。



但她对胤禛的爱是那么的刻骨铭心,对胤祥和其他阿哥的相处仿佛历历在目。她为了查清自己究竟有没有在大清中存在过,几乎跑遍了全中国的博物馆,终于在一个私人博物馆里见到了那副能够证明她存在过的画。


画中的她头戴木兰簪子,在御花园中为胤禛奉茶。


张晓激动得当场哭了出来。她亦见到了一个和胤禛很像的男子,他叫殷正。


她认得他,他却不认得她。


人有相似实属平常,张晓也不是无理取闹之人。此事便告一段落。此后她便决定去进修历史系,外公见她对历史这么有兴趣研究历史自然大力支持。


恰逢有一批学生要参观故宫,但那日一众义工导游都没空来帮忙,张晓的外公便替张晓毛遂自荐,馆长金伟自然感激张晓这阵及时雨。


“你今天就带他们参观养心殿吧,之后就去御花园。麻烦你了啊。”金伟带上他的老花眼镜,指着地图说道。


“明白。那我先去准备了。”


集合的地点是太和殿前,在接学生的时候,张晓竟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殷正先生?你怎么在这里,今天故宫闭馆哦。”


“我是他们的历史老师。负责带领今天的活动。”殷正注视着张晓道。


“哦,这样啊。”张晓尴尬的笑了笑,她还以为殷正是偷偷遛进来的呢。


一路上都十分顺利,学生们也十分配合。很快,导赏就来到了尾声。


“好了。我们今天的故宫之旅完满结束了。如果大家有什么问题动物话可以问。”


“晓姐姐,我想问最近甄嬛传重播,你有没有看啊?里面的纯元皇后是真的存在的吗,但我上网查,网上说雍正只有一个孝敬宪皇后啊。她是纯元皇后皇还是宜修啊。”一个文静的女孩子礼貌地问道。


张晓笑道:“甄嬛传是根据野史拍的,而野史的可信度其实不高。正史上并没有纯元皇后。你们还是好好上课学历史吧。别看这么多电视剧了啊。”


“时间也差不多了,你们现在有半小时自由活动时间。六点在太和殿集合。清楚吗?”见问题问得差不多了,一旁的殷正看了看手表道。


“注意安全,别乱摸文物哦。”张晓挥挥手向学生们道。


张晓看着御花园的一草一木,想到刚刚介绍词中提及有一棵树在御花园中屹立了三百年。


她上前抚摸着参天大树,问道:“大树呀大树,不知道当年我跪在御花园,他跑来为我遮雨的时候,你在吗?你看到了吗?”


张晓闭上眼睛,感受着片刻的宁静,想象三百年前,他游览御花园时,也曾摸过这颗树。


他与她,终究是心意相通的。殷正站在不远处,看着张晓,也在想像三百年前的御花园是怎样的光景。


正当张晓摘下义工的牌子,准备回办公室向金伟交代一下今天的导游。却被身后的声音定住了。


“纯元皇后,其实是真有其人的。她是爱新觉罗胤禛畢生挚爱。他创造了纯元皇后来纪念她,把他们的故事收录在野史里。对了,她叫——马尔泰若曦。”


张晓转头,泪水不自觉的落下,模糊了视线。


“胤禛?”


“若曦,是我。”


今天的夕阳格外的美,,御花园中两个人相拥的影子被拉长。


三百年前的爱恋,在三百年后,依旧永恒不变。


彩蛋:

“那个甄嬛是什么回事。”没了小辫子,张晓只好揪着殷正的耳朵问道。



“野史而已。我当初暗中吩咐夏乂写的只有你,后面那些可能是弘历那个臭小子加上去的吧。我也不知道啊。”殷正觉得自己很无辜。


“弘历和弘昼从小就和你不对付,明明是父子却像一对冤家。”


“还不是你教坏的。”



欢声笑语还在继续,胤禛若曦的恩怨已了。如今在二十一世纪,便只有殷正张晓,在幸福的生活着。

---------------------------------------------------------------------


感谢@刺猬 @秦岭秋风  @希妍 @小颖 @羨 @yaaaaa₂~ @Snow之灵魂 @Emma~ @没名字 @笨 @悦瑶 @Tearstains @ @百香果号~司白  的支持٩(๑ᵒ̴̶̷͈᷄ᗨᵒ̴̶̷͈᷅)و (btw我有设置答谢哦,你们看到吗,看不到的话私信我吧,这个功能有点新我还在摸索

(我tag了半小时,好怕tag错或者tag漏呀👀



*千五字的百粉福利❤️❤️❤️感谢大家的支持,谢谢大家的关注啊(等五百粉的时候会再出福利哟,所以大家积极的点点关注baaa🥳


*btww我只在lofter上写文‎|•'-'•)و✧


*祝大家💕𝟚𝟘𝟚𝟚顺顺利利,学生学业进步,打工人涨薪、步步高升,人人身体健康,平安喜乐


但抱歉的是我开始3号开始考试了,所以观影体可能要停更到一月中,不好意思刚开没多久就要停更。但我会尽快回来der~大家别忘了我呀ŏ̥̥̥̥םŏ̥̥̥̥


ᴵˈᵐ ᵒᵏ(ᵕ̣̣̣̣̣ ͜ ᵕ̣̣̣̣̣ ˶ )♡ л̵ (温习去啦!




观影体-当甄嬛传的众人看步步惊心 三

【因着要与诸位阿哥用膳,若兰特意让巧慧替若曦好好梳妆打扮一番。但当时正直炎炎夏日,一身得体的旗装上身到让若曦十分不习惯,直嚷嚷着热。掩面擦汗却被八阿哥误以为掩面而泣。】


看见若曦吐槽旗装太热的样子,一直未曾发言的华妃总算说话了。


“京城的夏日确实热。以前一入夏,本宫便要用上许多冰。偏生还是觉得热,为什么内务府不能买到纯元皇后口中的空调啊?”


【若曦为了能回到原来的世界,决心再试一次被马撞。岂料又遇见四爷和十三爷,所以没死成,反而和四爷的马来了个亲密接触。】


“既然她这么想回去她的世界,为什么不早点回去?为什么要祸害别人的人生。对她而言,她在这里经历的一切皆是黄粱一梦,对我而言,却是我的一生啊?”宜修愤然道。


“皇后,你以前明明对若曦很好啊,愿意为朕去开解她,安慰她。作为嫡福晋的你大度包容,朕以为你一直是一位贤妻,你为何后来却成了个毒妇?”


雍正也十分不解,他从来没怀疑过宜修与若曦和他诸多皇嗣的死有关,十多年夫妻情分何其可贵。在得知真相后,意欲废后只不过是一时之气,愤怒之外更多的是不解与震撼。他不愿相信那个和蔼可亲的福晋竟变成了狠毒的皇后。


“事已至此,再谈这些有有什么用。皇上看下去就懂了。我起初也想做个贤后啊。”宜修无力的说。


【第一集完】


黑箱子再次想起声音:“放沉迷系统启动。每播放40分钟后,需要关机,让眼睛有15分钟的休息时间”


荧幕暗了下来,却出现了一个大大的沙漏。


甄嬛此时总算得空与放映室内的人人说说话了。看到自己的姐妹、仇人,心中也不免伤感,人的一生实在是短暂。


她道:“既然都到了极乐世界,便别再计较生前琐事了,无论是我与诸位,还是诸位与我,便都忘了前尘吧。”


在这空间里,嫔妃们不用为自己、孩子、家族去争那无谓的圣宠以及地位。自然放下了戒心与隔阂,没多久一片妃嫔便打成一片,兴致勃勃的说起了对来生的向往以及对过去的悔恨。


但如宜修、华妃等真心爱着雍正的妃嫔,还是难以接受甄嬛的提议的。她们终究放不下心中对雍正的爱恋。独自坐在一旁,一言不发。


雍正看着昔日的爱妾,看见甄嬛已毫不避讳的在他面前,与众妃嫔提起果郡王与她的故事,雍正也不好受。


如果当初没有选秀,没有把一大堆不愿进宫的女子接进如牢笼般的后宫。又或者一开始,他就不把任何人当成若曦的替身。他的后宫便不会如之前般乌烟瘴气,宫中嫔妃也能像现在这般互相闲话家常,而不是互相残杀。


---------------------------------------------------------------------


内心os

只熟读女则与女戒的眉姐姐:“纯元原来这么狂野啊”

粉娇你几的齐妃:“还嫌我老,你不也老了,又不是为了儿子我跟你早过不去了”

华妃:“我想要空調”(等下輩子吧

雍正:“化身悲伤蛙中,勿扰”


后宫嫔妃互相贴贴不好吗,反正没人真爱胖橘,那就把四爷留个若曦吧~我觉得后宫没有坏人,只有像若曦般身不由己的可怜人,促成一切悲剧的都是因为封建啊


第一集好像没什么特别,基本上是介绍人物和设定,没什么大事发生。

救命我写得好平淡哦  (*꒦ິ⌓꒦ີ)下一章应该好一点,因为开始明玉和若曦的故事还有十爷的生日宴,不说了我去补档了⸝⸝ ᷇࿀ ᷆⸝⸝


还有我cp站四曦,所以若曦和其他阿哥的恋爱过程我可能会略写,但不详细。


本文应该是两章看一集,有些集数无聊的话一章过,每一章都一定过千字的,所以全文可能在五十章左右?我第一次写这么长,希望能坚持啊!💪💪💪


谢谢@刺猬 和@我是你舅妈 的礼物🎁❤️❤️


(小声)大家的粮票和心心都是免费der~如果觉得我写得不错就按下去鼓励鼓励吧❤️❤️❤️每个人的支持都是我前进的动力啊~

观影体-当甄嬛传的众人看步步惊心 二

突然,敬太妃、端皇太妃、欣太嫔等人也来到了此处,还未等几人反应过来,荧幕便亮起来了。


【床榻上的女子头上缠着布条,鲜血染红了布条,看起来像是头部受了伤。女子醒后行为疯魔,猛地问旁边的侍女自己是谁、在哪里、现在是什么时候。】


听到侍女说那个像是神志不清的女子名叫马尔泰若曦时,甄嬛与沈眉庄明白这女子就是宜修刚刚说的纯元皇后了。


沈眉庄道:“人人皆道纯元皇后贤惠、是女子楷模,却不料纯元皇后竟如此...如此...”


谁也没接沈眉庄的话,故事仍在继续放映着。


【画面一转,一个名叫张晓的人在与一男子理论。在一番混乱中,张晓被推到,而马尔泰若曦也从阁楼上摔了下来。回忆结束后,坐在床上的若曦说:“明白了。撞击,强烈的撞击,把脑电波都撞出来了。我穿越了。”】


众人看到这里一头雾水,不明白什么是穿越、脑电波。更不明白眼前看到的纯元皇后为何与传说中的截然不同。


雍正看着眼前活力满满的若曦,与之后在紫禁城中那个端庄、心思重重的若曦作对比,总算是有了些笑容。


他为众人解惑道:“这真的是她。她以前说过她不是这个时空的人,她是从三百年后意外来到大清的。她刚来时还一心想着如何回去呢。我以前总以为这只是她的傻话。她去后,我倒是愿意她说的一切是真的,她现在应该在她的世界快乐的生活着吧。”


尽管雍正这样解释,嫔妃们仍不解何谓穿越,但也按耐住内心的疑惑,姑且把若曦理解为知晓未来事且思想异于旁人的女子。


看着雍正的怀缅之色,宜修心底冷笑起来,心中爱了多年的丈夫,心心念念的是别的女人,自己何其可悲。


她又看向甄嬛,若自己能做到甄嬛这般,在认清雍正内心后能弃了心中的爱意,一心一意为自己谋划,不去奢求得到帝皇的爱。如今的太后之位,说不定就是她乌拉那拉宜修的了。


【若曦在八贝勒府邸先后见到了九阿哥和十阿哥。又与若兰详谈,可算是了解了自己的处境。她没有放弃回去现代的想法,她偷偷溜出去,本来逛的好好的,下一秒却出现在大街中央,快马向她奔腾而来。】


人人都为此情此景捏了把汗,只有雍正一人看着若曦被放大的脸傻笑着。


【若曦机灵的蹲下,而马上之人骑术亦不错,控制住了马儿,并没有伤到若曦。而这御马之人,正正就是雍正帝,四阿哥胤禛。】


敬妃看着荧幕中的雍正,剑眉星目,眼神锐利,身姿矫捷无比。她再看看站在皇后与华妃之间的雍正,身子圆润了,胡子长了不少,眼中也多了几分浑浊。


她小声在甄嬛耳边说道:“你之前说的果真不错,人人年轻时的容颜都是倾城绝色的。不只后宫嫔妃如此,皇上亦是如此。”


甄嬛回道:“女人男人皆如此,任谁都有年华老去的一天。我们又何必计较这么多呢,自个活得逍遥自在才是真理。”


一旁的齐妃听见就不满地说道:“皇上年轻时可谓是丰神俊朗,如虎一般威猛。不过岁月不饶人啊,偏偏他还嫌弃本宫老。本宫见他来长春宫还特意打扮了一番,他竟对我说“粉色娇嫩,你如今几岁”,他又不看看他几岁,可值得我为什么他装扮,若不是为着弘时的未来,我才不花心思去侍奉他呢。”


敬妃与甄嬛还未听过这番话,本以为宫中众人皆视皇帝为心上人,只得自己看破红尘,不去追求帝心。如今看来,后宫也不是人人都爱皇上,大家也不是十分稀罕那点圣宠。



观影体-当甄嬛传的众人看步步惊心 一

观前须知:

*私设若曦是纯元

*时间线是甄嬛传大结局后,甄嬛等人突然被传送到一个不知名的地方看步步惊心

*文笔不太好,可能ooc,不喜勿喷,但欢迎在评论区提供意见


---------------------------------------------------------------------


“槿汐,我累了,扶我去休息吧。”甄嬛的声音疲惫极了,仿佛之前在景仁宫里那个,从容地与皇后对峙之人并不是她。


槿汐扶着一身华服的太后甄嬛,看着眼前之人,槿汐不禁感概:“果然,紫禁城就是个吃人的地方,多少年前,眼前这个身心俱疲的女子也曾是个活泼开朗的小姑娘。自己也一步步的看着这么一朵娇花慢慢衰落、枯萎。就如同当初的......不过,太后比她幸运多了。”


侍候好甄嬛后,槿汐也去小憩一番。如今,她是太后身边的老人,自是不必事事亲力亲为。


紫禁城里的众人本在享受着恬静的午后。不料,一睁眼后便来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地方,还见到了不少老熟人。


宜修看着眼前的雍正、年世兰、沈眉庄,不禁诧异,原来这就是死后的世界吗?


她对着雍正行了礼后,笑道:“皇上说与臣妾死生不复相见,却不料,皇上与臣妾终究是要在死后相见的。甄嬛还想让您与纯元皇后同葬泰陵,不知道当她看见所谓的纯元皇后的棺木之时,会是一番什么样的感受。”


宜修想着既然人都已经去了,只剩下这么一缕孤魂,大可畅所欲言,把藏在内心多年的秘密一吐而快。不必再顾忌自己的身份、皇后的位置、乌拉那拉氏家族的荣誉。


甄嬛一醒来也来到这个地方,看到眼前早已逝去的人,感概自己竟如此福薄,未能享几日皇太后的生活之余又庆幸自己能早日与眉姐姐在极乐相逢。


甄嬛找到沈眉庄后便紧紧搂着了许久未见的姐姐,听到宜修所言才走去道出心中的疑问。


“臣妾本欲遂了皇上心愿,让您与您心心念念的纯元皇后合葬,却不料下人来报,纯元皇后的棺木中只有一只木兰簪子、一只羽箭、一个鼻烟壶和一箱纸,唯独不见皇后尸身。臣妾还未来得及处理此事,便来到了此处。”


听见甄嬛道出棺木中的东西,雍正心中一痛,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宜修打断,她笑着道:“皇上,你看,你这个谎话真成功啊!纯元皇后?这世上从未有乌拉那拉柔则这个人,本宫也没有姐姐。所谓的纯元皇后,不过是一个卑微的奉茶宫女,马尔泰若曦。”


马尔泰若曦?众人面面相觑,他们从未听过这个陌生的名字。


此时,奇异的空间出现了一块大银幕,“步步惊心”四个大字映入眼帘。


一个巨型的黑色箱子从天而降,还自己发出了声音吓了旁边的沈眉庄一跳,甄嬛连忙把她拉过去身边。


“有关纯元皇后的一切,你们都能从这里找到。不用心急,好戏快开始了。”



新更新无语事件:

卡屏22次就能死了

自创剧情妃 一

(給前期主控遞刀了


姐妹情深┃翊姝


背景:主控的异母之妹,却自少与主控感情深厚


家世:同主控


年龄:比主控小三岁


属性:

体质700,容貌500,气质200,魅力500,心机800

音律60,舞蹈60,诗书50,刺绣50

倾向90,福源70


专属标签:姐妹情深

姐妹情深,愿意为姐姐做任何事,只愿姐姐在宫中安好。造谣成功率高90%,下毒成功率高30%。但罪孽太多,只得以命償。


触发条件:

① 主控不可是妖妃燕元照线

② 主控在宫中无族亲

③ 主控宠爱<30(若触发①后宠爱>30也可继续剧情)


触发方法:

① 主控在宠爱低于30时清晨触发。选⑴无后续,选⑵继续剧情。


宫女:“娘娘,您父亲来信,您可要看一看?”

⑴ 不看,拿去烧了吧。

主控:“我不看,拿去烧了吧。”

⑵ 快拿过来看看。

主控:“快拿过来看看。”


② 看完信后。选⑴无后续,选⑵继续剧情。


信:“吾女,你入宫后不得圣宠,为了能替你固宠,家中长辈建议把翊姝在下次选秀送进宫来帮你一把,助你早日诞下皇嗣。翊姝与你自幼感情甚篤,也能与你在深宫中作伴。”

⑴ 回信拒绝

主控:“快帮本宫备笔墨。”

⑵ 让宫人退下

主控:“你们都退下吧,让本宫静静。”


③ 若太后好感>60或皇后好感>60可触发此次剧情,否则須直接触发剧情④发展后续


太后剧情:

触发②后一个月内前往建章宫请安。

主控:“请太后娘娘安。”

太后:“XX,哀家听闻你家中还有一位幼妹名翊姝,品貌甚佳,不如让她在下次选秀入宫与你做伴可好?”

主控:“是,全凭太后娘娘做主。”

太后:“哀家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但你也要懂得为自己打算,让你妹妹进宫也好有个帮衬你的啊。”


皇后剧情:

触发②后一个月内前往凤仪宫请安。

主控:“请皇后娘娘安。”

皇后:“XX,本宫听闻你家中还有一位幼妹名翊姝,品貌甚佳,不如让她在下次选秀入宫与你做伴可好?”

主控:“是,全凭皇后娘娘做主。”

皇后:“本宫知道你一个人在宫中寂寞,让你妹妹进宫也好有个伴儿。”


④ 在最近一年的十二月中旬,自动举行选秀,如主控为后宫最高位分者则能亲自选秀,决定翊姝是否入宫。否则无法自行决定翊姝是否进宫。翊姝有1/2几率入宫。此处如主控想翊姝进宫可在赵公公前来告知选秀开始处存档刷。


主控为皇后/后宫最高位分妃嫔:

赵公公:“娘娘,今年选秀已经开始了,秀女们在储秀宫候着呢,请您移步吧。”

主控非皇后/后宫最高位分妃嫔:

赵公公:“娘娘,选秀开始了。”(存檔刷)


⑤翊姝入宫后自动前来拜见,初始好感80。

每指使翊姝下毒一次扣15好感,造谣一次扣10好感。

翊姝的好感度只能用送礼物来了加,金蛋不收。

如果翊姝好感低于50,则不会被主控指使下毒或造谣。

如果下毒或造谣失败,主控不会受牵连。

翊姝牌宫斗外挂使用20次(含下毒加造谣)后便会暴毙。



莊周与蝶,蝶与莊周(一篇过)

今日是我封后的日子。


我在后宫浮沉了快十年,踩着无数人的尸体,才得以为成为建昭朝的皇后。


成为皇后,扶持母族,这是我与生俱来的使命,也是我一直为之奋斗的目标。


我从一个答应,到现在的皇后。从区区七品文官嫡女,到如今一品文官嫡女。


为了成为皇后,我明里暗里杀了不知道多少嫔妃,建昭四年与我一道入宫的秀女多不在人间了。如今后宫里资历与我差不多的,也就只有冷宫里的那一位了。


“秋子,走吧,我们去锦寒宫,如今我为皇后 是时候要去履行承诺了。”深夜,我唤来秋子,带着她走出了凤仪宫。


“参加皇后娘娘,娘娘要看望谁。”锦寒宫前的侍卫向我行礼道。


“庶人华穆然。”


锦寒宫十分闷热,灯光昏暗,空气中夹杂着一股子霉味。


我久居深宫,也算是养尊处优,一下子来到这样的地方也不禁皱了皱眉,华穆然那个高傲的大小姐,竟能忍受这样地方。


她静静的坐在梳妆台前,打理着她的一头秀发。镜中倒影出我的容貌。她见我来了,也只是平静的说了一句,你来了。


“罪妾见过皇后娘娘。”她起身,向我行了一个标准的宫礼。


“妧贵妃果然信息灵通,这么快便什么都知道了。”我挑眉道。


“我不做贵妃好多年了。况且,你送我入冷宫之时,我与你约定过,若他日我出冷宫之时,你未为皇后的话,皇后之我是争定了。如今你来看我,想必是已得偿所愿了吧。”


“不。得偿所愿的不是你,是皇上,是你母族,是你的儿子。”她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大笑起来。


“我也做过皇后,我知道做皇后的滋味。为后者,不得不克己守礼,不得不平衡后宫,不得不贤惠有度。”


“皇上需要一个皇后为他在后宫中与众嫔妃周旋。你母族需要一个皇后女儿为他们在朝堂之上受人敬仰。你儿子需要一位皇后母亲来成为嫡子,进而成为太子。”


她不停的说着她的心底话,我则托着腮,坐在一旁听着她发牢骚。


现在这个场景,和当年在未央宫,她是妧贵妃,我是沈答应时,一模一样。


“你看看,二皇子的生母是你以前的宫女陈更衣。二皇子八岁的时候,陈氏被打入冷宫,二皇子被过继了庆德妃。当年陈氏死了之后她儿子有为他生母掉一滴眼泪吗。他儿子只顾着托他养母的福,多见皇上几眼,让皇上多器重他一些。一个德妃之位尚且如此,何况如今你为皇后,三皇子如今想必高兴疯了吧。”


“你看看,皇上的元后姜鹤冷死后,姜氏一族一蹶不振,姜氏一族在朝中只剩下姜鹤冷的爹在独立支撑着姜家。如今你被封后,你父亲立马进为一品文官,你哥哥也被赐官职。在宫中这么些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这个道理,你还不懂吗。”


“你看看,皇上封你为后之后,立马向你提起接楚欢入宫了吧。他想要的就是一个乖巧的皇后,是你是我都不重要。”


她扑上来搂住我道:“沈容儿,我与你说过多少次,皇后之位不是我不愿给你,是我不想你重蹈我的覆辙。”


“但是,我若为后,除了我和后宫嫔妃,所有人都会欢喜。”我含泪道。


“你说的我会不知道吗。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华穆然,我不是刚进宫的沈容儿,我不再是那个无知的少女了。”


“你为后时,你开心吗?最后你不也当了皇后吗?我那时拦不住你,你如今来拦我,又有什么意义。”


她松开了搂住我的手道:“是啊,你与我,终究是没有分别的,我们都身不由己,都背负着太多责任。”


她伸手为我擦干泪痕道:“既然你下定决心,那我再说又有何意义。见过我安好,你便回去吧。”


我回到了凤仪宫,一觉醒来,秋子却来报冷宫中的庶人华穆然服毒自尽了。


我来不及思考,只知道拼命的赶到锦寒宫。


她含笑的躺在床上,枕边有一封信,写着容儿亲启。


“你以为,我在乎的是皇后之位吗?我只在乎,坐在上面那个人是不是你。我不愿你受苦受累,不想你受我受过的痛苦。”

“还有,你穿凤袍的模样,美极了。”

“沈容儿,既然千辛万苦的坐了上凤椅,便再也不要下来了。”


信中寥寥几句,就是她对我说的话了吗?


突然,我眼前一黑,径直倒了下去。





我猛然的从床上坐了起来,惊到了床边的华穆然。


“你今日怎么起的这样早,我正想叫你一起去建章宫请安呢。”她笑道。


“阿然,我刚刚发了个噩梦,我梦到我当皇后了,然后你在冷宫里死了。幸好现在你只是贵妃,我只是答应。”我擦着额间的冷汗道。


“梦都是反的,我不会做皇后,也不会让你做皇后的。我帮你培养个傀儡皇后。昨天新来的那个梁成碧,头脑简单,家世不高,她做皇后正好。”华穆然轻拍着我的背安慰我道。


谁也没注意到她嘴角的笑。


莊周与蝶,蝶与莊周。谁知道什么是梦,什么是现实呢。


深宫之女 七

没过几天,景沧居然带着圣旨找我。问我可愿嫁他。


我自然是愿的。


我发现我心胸狭隘,不能看见他与别的女子恩爱。景沧自小便是我的暗卫,自然是我的人,我不要把他送给别人。


就允许我再自私这一次吧。我想做将军夫人。


十月初五,我二十五岁那年,我终于如愿嫁给了那个最爱我的儿郎。


但我害怕我撑不下去了。


那天,我亲自为自己梳妆。


我反复的涂着胭脂,抿着唇纸,希望脸上能添点血色。


父皇母后,求您们的在天之灵,保佑女儿完成她最后的心意吧。


我拜别了旭阳,坐上了花轿。


我却感觉锣鼓声离我越来越远,眼皮越来越重。


我还没和景沧拜堂呢,我不甘心。


事与愿违,我终究没能撑住。


我的魂魄飘了出来,看着我的身体。


在将军府前,人人喜气洋洋,目光所及之处尽是一片红。


景沧微微握了握拳,等着喜婆把我带过去。


可他不知道,他再也见不到他的新娘子了。


“啊!新娘子晕倒了。”喜婆的一声吼把景沧给吓到了。


我就在空中看着景沧崩溃,却无法为他拭泪,无法安慰他。


景沧抚上我的脉搏,他知道我死了。


他一边流泪,一边把我抱起来。


他带着我跨过火盆,拜了天地。


他带着我进了洞房。


他把我放在了床上,闻讯赶来的旭阳一把踹开了房门。


“你不是说你会照顾好皇姐吗。你答应过我的!”旭阳伏在我床边哭个不停。


我多想像以前般好好安慰他们说我没事,但我说不了了。


三日后,是我的葬礼。旭阳和景沧都很憔悴。像是没睡好。


自此以后,乾元朝一品护国大将军景沧终生都没再纳一房。


乾元史书记载:

一品护国大将军景沧,性凉薄,不喜接触他人。有一妻,为一品镇国太平安定长公主昭阳,无子。

乾元元年,剿灭倭族有功而位居将军。

乾元一年,娶当朝长公主昭阳。长公主与大婚当日薨逝。

乾元十年,景沧战败而亡。帝大悲,将其与长公主合葬。

乾元十八年,帝君旭阳驾崩,传位太子君和易。


END.

深宫曲剧情妃拟人

皇后 沈容儿(前SNH48TEAM NII 鞠婧祎)

皇贵妃 燕元照(前SNH48TEAM NII赵粤)

贵妃 持盈(SNH48TEAM SII段艺璇)

淑妃 魏锦书(前SNH48TEAM SII戴萌)

妃 梅雪燃(SNH48TEAM NII青钰雯)

昭仪 择灵(前SNH48TEAM SII吴哲晗)

贵嫔 郁小怀(SNH48TEAM HII姜杉)

婕妤 郑思檀(SNH48TEAM SII蒋芸)

容华 楚欢(SNH48TEAM SII邵雪聪)

嫔 莲稚(前SNH48TEAM SII莫寒)

贵人 朱玉润(SNH48TEAM HII费沁源)

美人 魏锦婳(SNH48TEAM X宋昕冉)

才人 姜鹤冷(前SNH48TEAM NII黄婷婷)

常在 夷则(SNH48TEAM HII 孙珍妮)

御女 梁承碧(前SNH48TEAM NII/HII李艺彤)

选侍 应钟(前SNH48TEAM SII 许佳琪)

答应 陶凝(SNH48TEAM NII苏杉杉)

更衣 应福遥(前SNH48TEAM SII张语格)


*纯主观 不喜勿喷 

*图源微博 侵权可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