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穎vyvy

因热爱而创作,要铭记初心哦❤️

东方鬼屋/鹿城都市传说 二


*“那一夜,东方兄妹离奇失踪,萧家二郎惨死,连去观礼的宾客都横尸遍野。”

*东方恐怖美学/鹿城都市传说

*长珩奇遇记


第二日,萧府见萧二郎久久未归,便派人去东方府打听。萧老爷差点以为萧二郎不是要娶兰花娘子,而是要入赘东方府,气得胡子都歪了。但去探的小厮回来却说东方府大门紧闭,这么也打不开。萧老爷气的直说要和萧二郎断绝关系,不准萧府的人再去找他。即日过后,萧二郎依然未归,萧大郎这才心感不妙,连忙去报官。


听到是萧府报的官,衙差自然不敢懈怠,连忙待人到了东方府。发现大门果真打不开,便撞开了东方府大门。那木门轰隆一声倒在地上,传出阵阵恶臭。


只见府内的红绸缎、红灯笼都残破不堪,吹落在地的喜字依稀被辨认,彰显着几天前那场双喜临门的婚礼。衙差走进前厅,却发现里面尸横遍野,所有人的死法皆是七窍流血,嘴唇发黑。他们便猜测这些宾客都是被毒死的。


萧府的人在前厅找了一圈都没发现萧二郎的身影,本来还怀着侥幸之心。没想到,萧大郎转头就在门廊下见到了弟弟的尸体。之后,痛失爱子的萧氏夫妇大病一场,本来身体就不好的萧夫人经此打击后三个月便撒手人寰。


官府在点算完东方府内的尸体后便发现找不到东方兄妹、谢婉卿、结黎、曲水五人的尸身。本以为四人侥幸存活,但官府的人把东方府翻个底朝天之后,也找不到他们。其后,仵作对前厅的尸体验尸后又发现死者并没有中毒,却无论如何都找不出死因。


萧大郎认定是东方兄妹谋害了参加喜宴的人和他的弟弟,便派人在鹿城中四处查找,但东方兄妹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萧府根本找不到他们。鹿城官府便派人到金陵查找,兄妹二人在金陵时生活的痕迹。不久后却收到金陵官府的回信道:“金陵近二十年来都没人姓东方,也没出过特别有钱的富商。”所以说金陵压根就没有东方兄妹二人。


陈员外听说此事后一直庆幸自己没有赴宴,又想到同一座宅子,里面的人接连都在新婚夜出来意外,便也不敢再买这座宅子了。


此案一直都没定论,成为了鹿城一大奇案,东方府也无人敢进,附近的居民也都搬走了。只要诸位够勇敢,自可前往一探究竟。但这么多年来,进去东方府的人没有一百也有数十,这些人甚少有能活着出来的,就算有几个活着出来的,出来之后没过多久人就疯了。


传说,有人在东方府见到了萧二郎的冤魂、也有人看见了窗花上单个的“喜”字、更有人说看见东方兄妹在花园相拥的残影。此外,也有人说是东方府是妖怪的老巢,东方兄妹都因为冒犯妖怪被抓走了。也有人说东方兄妹就是妖怪,喜欢吸食人的精血,所以赴宴之人才会惨死。

【】


“好了,今月说到这里,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说书人收起折扇,径自朝楼上走去。


走到二楼楼梯间时,说书人突然看到包间里的长珩,连忙走过去道:“二公子?是你吗?”


刚开始看见说书人时,长珩便已联想到多年前下凡历劫时的事情。而说书人正是当年萧府的管家的儿子,也算是他的儿时玩伴。


想到自己无法长留鹿城,又无法解释当年之事,正欲出言说他认错了人。没想到,说书人早已自顾自地说:“冒犯公子了。是我误把公子当成故人了。如果我那故人还活着他也早已年过半百,怎会入如公子般年轻英俊呢。”


说罢,说书人便转身离开。长珩想到当年在萧府种种,便偷偷尾随了说书人,却发现他去庙街买了些水果后便去了萧府。


“大公子,我见今个的水果特别新鲜,想着以前二公子就爱吃桃子,便买了些。今日是他忌日,老爷想必不太好受,您去陪陪他吧。我带人去扫墓便可。”说书人道。


“曾荼,辛苦你了。润儿泉下有知,一定会很开心的。”萧大郎的鬓边早已长出华发,可见这些年他也没少为萧润的事烦恼。


见到此情此景,长珩也响起了当年处处维护他的哥哥。萧大郎总会在他被罚时护着他,有什么好事都会顾念着他,也不恼他一意孤行地娶心爱之人。


对于萧润来说萧大郎是一个很好的哥哥。而对于长珩来说,萧大郎的存在令他知道,原来有哥哥会疼爱弟弟、支持弟弟,而不是像云中君般只会逼他放弃心中所爱。


趁萧大郎去厨房拿萧老爷的药时,长珩偷偷去房间看了看萧老爷。


“润儿啊,我的儿啊。”萧老爷早已认不得人了,只会躺在床上,时不时念叨一下萧润的名字。


长珩忍不住进了屋,握住了床上萧老爷那枯瘪的手,叫了声”爹“。看见来人,萧老爷的眼中清明许多,笑了笑地叫了声润儿。


当门外传来萧大郎的脚步声时,长珩便拜别萧老爷,用仙法隐去身型。而萧大郎进屋后,也只听到萧老爷临终前的一句“好孩子。”见父亲去世,萧大郎也只是冷静地朝他磕了个头,便出去安排后事了。


萧大郎知道,父亲多年来都记挂着惨死的弟弟,如今他既已年迈,又重病缠身,能早入轮回,也算是解脱了。


萧润被萧家人视为珍宝,也算让长珩体验了一把亲情。但他却没有也无法如普通凡人一般报答他们,便只能让他们来生过得好一点了。所以,长珩随后便去了冥界,嘱咐好阎王帮萧家人来世寻个好人家后便离去了。


在之后的日子里,长珩继续漫无目的地游走在云梦泽,四处看看走走,有时就回水云天指点一下丹音。


此时,在云梦泽的大街上,长珩背剑的背影孤单而寂寞,就像一轮高高挂在天上的明月。但他和月亮不同,月亮还有众星相伴,而长珩只有他自己。


*本章無彩蛋,投粮票仅解锁一句简单答谢

*比一个红心心心❤️


感谢 @暖冬 @韶书柒月 @蓝桉 @清茶 的粮票子~


END




评论(6)

热度(130)

  1. 共9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